栏目分类
热门嘉禾春秋文章推荐

广告赞助商

嘉兴故事 > 嘉禾春秋 > INTRODUCE

吕留良忧写藏书诗

2013-11-21 11:13 作者:夏春锦 来源:www.jiaxing.cc 浏览: 我要评论 (条) 字号:

摘要:阿翁铭识墨犹新,大担论斤换直银。 说与痴儿休笑倒,难寻几世好书人。 宣绫包角藏经笺,不抵当时装订钱。 岂是父书渠不惜,只缘参透达摩禅。 吕留良此诗作于康熙五年(1666),这一年山阴祁氏澹生堂藏书因故出售,他得知后委托长期在他家处馆的黄宗羲代为求

  阿翁铭识墨犹新,大担论斤换直银。

  说与痴儿休笑倒,难寻几世好书人。

  宣绫包角藏经笺,不抵当时装订钱。

  岂是父书渠不惜,只缘参透达摩禅。
  
  吕留良此诗作于康熙五年(1666),这一年山阴祁氏澹生堂藏书因故出售,他得知后委托长期在他家处馆的黄宗羲代为求购,得书三千余册。此作是在吕留良购得祁氏藏书之后写给长子吕公忠(乳名大火)的警示诗,名为《得山阴祁氏澹生堂藏书三千余本示大火(二首)》,希望儿子能从中吸取教训,不使藏书聚散的悲剧在自家重演。

  了解此作之前,有必要先了解一下祁氏的一枚藏书铭:“澹生堂中储经籍,主人手校无朝夕。读之欣然忘饮食,典衣市书恒不给。后人但念阿翁癖,子孙益之守弗失。”藏书家的爱书之情,对子孙的叮嘱之切,溢于言表。大凡藏书家都面临百年之后藏书的承续问题,所以活着时就千叮咛万嘱咐,而且有意识地将子孙对藏书的处置和孝联系在一起。能子承父业就是孝,否则就是不孝。晚清南浔嘉业堂藏书楼主人刘承干就有这样一枚藏书印,印文是:“清奉买来手自校,子孙读之知圣道,鬻及借人为不孝。”不要说卖掉,就是借人也是不孝,更何况是践踏所藏,暴殄天物。尽管祁氏先人立下了这样的训诫,但几代经营的藏书终究还是逃脱不了散佚的悲剧。

  “阿翁铭识墨犹新,大担论斤换直银。”写出绝大多数藏书家身后的凄凉。“铭识”是墓碑上的文字,此两句的意思是,先人墓碑上的墨迹尚新,所藏书籍就被子孙一担又一担地论斤抛售。言语虽有些轻率,但正是通过这种前后富有心灵冲击力的对照来警示自家儿子,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说与痴儿休笑倒,难寻几世好书人。”以笑写苦,一个“难寻”,最显无奈。一姓之中,几世都是好书人的,实在凤毛麟角。纵观古今,也许只有宁波范氏天一阁差强人意。何况天一阁能绵延四百余年也不是一个“好”字可以维系的,可能更多的还是严厉祖训和家规强制下的痛苦坚守。

  “宣绫包角藏经笺”,先写书籍之珍,与前一首末句尾首呼应。真正的好书人,仁人爱物,对书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怜悯之心,遂不惜以豪华的装束来护书。这样的装束只怕一般人家轻易还难以做到,估计也只有像乾隆宫廷中天禄琳琅内的珍籍能够享受到这般的厚待。而书的命运大抵与人相同,沉浮有数,非人力所能预料。第二句“不抵当时装订钱”,用一句极世俗的家常话,说出了冷酷的现实。前后两句,一热一冷,在对比中形成反差,直白浅显,但自有深意存焉。末两句也颇值玩味,表面上将祁氏藏书聚散的因缘归结于后人的参禅悟道,看破红尘,其实了解内情的人何尝不知道,祁氏后人是在以逃禅避世,故我地尊奉先人忠烈,实在是迫不得已。“岂是父书渠不惜”正是关节所在,一个真正“参透达摩禅”的人又怎么会“惜”这身外之物呢?吕留良作诗的高明,正在于此。

  谁又能预料,数十年后,随着一场酷烈的文字狱的爆发,天盖楼及其藏书也在劫难逃。历史何其相似,只怕其下场,比祁氏藏书的遭遇还要不如。

吕留良像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特别说明

◎ 广告赞助

◎最新评论
      谈谈您对该文章的看法
      表  情:
      评论内容:
      点击我更换图片
      * 请注意用语文明且合法,谢谢合作 审核后才会显示! Ctrl+回车 可以直接发表

      ◎ 阅读说明READ EXPLANATION

      ☉出处:嘉兴故事         网址:http://www.jiaxing.cc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均由各报章媒体精心收集而来,本站不做任何商业用途。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您想转载此处文章请注明原作者和本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