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热门嘉禾春秋文章推荐

广告赞助商

嘉兴故事 > 嘉禾春秋 > INTRODUCE

放鹤洲、菱烧豆腐及其他

2017-12-20 09:22 作者:老布 来源:www.jiaxing.cc 浏览: 我要评论 (条) 字号:

摘要:周密《澄怀录》明抄本附有很有意思的一则朱希真,说的是陆游嘉禾访朱希真。 八百多年前的南宋,年轻的诗人陆游,自绍兴发舟,兴冲冲来游嘉兴。沿着风光旖旎的江南运河,一行人逶迤西来,过了凶险的三塔湾,风帆稍稍一折,改为南行,就这样,他们放舟拐入西南

  周密《澄怀录》明抄本附有很有意思的一则“朱希真”,说的是陆游嘉禾访朱希真。

  八百多年前的南宋,年轻的诗人陆游,自绍兴发舟,兴冲冲来游嘉兴。沿着风光旖旎的江南运河,一行人逶迤西来,过了凶险的三塔湾,风帆稍稍一折,改为南行,就这样,他们放舟拐入西南湖,在兜了几个圈子之后,终于找到了此行的方位。

  原来,他们计划去一个叫做放鹤洲的地方,拜访一位著名的隐士。他们来到鸳鸯湖边,正陶醉于悠悠湖景的时候,忽听一阵悠扬的笛子声,自浩淼的烟波中传出。抬头,见一只小船,打浆而至。湖面上,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一行人看景吟诗,兴致大好,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一个四面环水的小渚边。在一棵临水斜长的绿杨上,船夫系好了缆绳。在仆佣的引领下,陆游徐徐上岸,登堂入室与主人叙谈。但见简陋的居室,倒也异乎寻常的洁净。壁上的古琴、笛子,微风过处,铮然有声;高敞的檐间还时有闻所未闻的珍禽异兽在走动;一些不知名的鸟儿更是开心地跳跃在茂密的枝头。鸟儿们啾啁的美妙远胜于诗人心中一串熟稔的平仄。居室周围的树杪,一只只白鹤,一起一落,扇动着翅膀,踏着绿枝自得其乐。显然,主人喜欢白璧无瑕的飞禽,于是将所居的小渚干脆命名为“放鹤洲”。这放鹤洲的主人朱敦儒,在有宋一代鼎鼎大名。朱敦儒(1081—1159),字希真,号岩壑,又称伊水老人,是著名的诗人和隐士。辞官后南来嘉禾,在鸳湖边经营庐舍。离乱之世,远离尘嚣,弦歌声里颐养天年,倒也逍遥自在。老先生见到来访的吟客,慷慨地取出篮里及瓦缶里自制的果脯,并以诗的名义,热情地款待同行。绍兴人陆游,这回算见识了嘉兴人生活的精致、闲情和非凡气度的一面吧。

  这大概发生在陆游入蜀之前。放翁入蜀过嘉兴,是在乾道六年(1170),此时朱希真墓木拱矣。据明抄本抄录者言,此事为陆放翁自己所说。我今姑妄言之。

  八百多年后的今天,西南湖西侧的这一个小渚仍在,仍称放鹤洲,仍是嘉兴人的一个清幽、游赏的去处。小渚的西边,早年开发了一大片滨湖的房产,在市区显得特别醒目,也称放鹤洲。这个放鹤洲社区的对面,是整修一新、辐射着江南水乡情调的梅湾街。三三两两的茶室、咖啡馆、古玩店、食府,都坐落在一片古色古香的怀旧小调中。忙碌了一天之后,也总有年轻人,前来消闲白相,或品茗,或推杯把盏。至今,这地方大约仍不失为一个风雅的去处。

  一个地方的吃食,毫无疑问,是一种有滋有味的文化。吃是头等大事,口腹之欲,怎么说都不为过。我不知道当年朱敦儒用哪一种美食招待声名鹊起的陆游。总之,嘉兴的吃食现在以清淡的船菜为主。说到吃,就没法不说到本城老饕陆明先生。陆先生精文史,善烹饪,自谓清馋,馋,照我的理解,就是吃。陆先生是今日嘉兴有口皆碑的酒徒,曾多次撰文称颂南湖船菜,船菜中有一味菱烧豆腐,这十来年里他尤其推崇有加。菱是著名的南湖无角菱,老嫩俱佳,剥壳,蒸熟,再去里皮,与油煎的豆腐同烧,加一点点冰糖,葱结点缀,口味佳好。我也曾多次听陆先生谈这道菜的掌故,他说的是数学家、嘉兴人陈省身有一年荣归故里,点名要吃这道宾馆所无的菱烧豆腐,弄得接待方的大厨手足无措,只好央请陈在嘉兴的亲戚,老灶头上烧好满满一大碗,急匆匆提到宾馆,好使陈先生乘热解馋,重温孩提时代珍贵的舌头记忆。陈省身的故事,很有现代版莼鲈之思的味道。此后,大概经陈先生的提醒,当令的季节,嘉兴的大小饭店,终于摆上了这一碟原先上不得台面的禾中名菜。

  梅湾街是近年整修一新的步行街,北端有范蠡湖,湖中有西施妆台,传西施入吴,宿于此。次日侵晨,美人梳妆毕,随手将一盆胭脂水倾入河中,河底的螺蛳吃了,螺壳尽呈五色。这就是见载于地志的“五色螺”的由来。嘉兴城里,老地名如范蠡湖、倾脂河、望吴门等,都与西施入吴有关。而梅湾街东侧,是修复的莎士比亚翻译家朱生豪故居;稍稍入北,有清代大儒沈曾植旧居。梅湾街南端临水,旧称东米棚下,已故水利专家汪胡桢营有别业,前几年,先生的家人仍居于此间。屋前是繁忙的沪航线,南来北往的火车声,几十年来都成了汪胡家作休的时间表了。火车来了,去了;可以做晚饭了,可以睡觉了,可以起床了……汪胡先生的女儿有一次语笑晏晏地告诉我。汪胡家别墅前面有小河,直通西南湖,与放鹤洲遥遥相对,早些年坐船过去,只一歇歇的时间。

  南湖(包括有放鹤洲的西南湖),很像嘉兴城一双公共的眼睛。这双眼睛太明亮了,全国人民都看到了,当然还看到了它的黑瞳仁——一座统称烟雨楼的湖中小岛,小岛的南边系着的一条精舫,俗称红船。中国共产党就是从这条船里走出来的。这条船太引人注目,无需我过多介绍。一条船,盖过了有四百六十年历史的烟雨楼(我从知府赵瀛于明嘉靖二十八年(1549)湖心岛筑烟雨楼算起)。这“分烟话雨”(褚辅成题匾)的楼台,乾隆皇帝八次登临,游目骋怀,作诗一十五首。乾隆喜欢烟雨楼,干脆就在承德避暑山庄复制了一座。

  烟雨楼在明代即传诵一时。“嘉兴人开口烟雨楼,天下笑之。然烟雨楼故自佳。”明人张岱善意的嘲讽,嘉兴人根本不在意。嘉兴人器局不大,却有容人的雅量。张岱一句“故自佳”,到底说得好,说到嘉兴人心里去了。换言之,随便你怎么说好说歹,嘉兴人都笑眯眯地接受。这是嘉兴人温和的一面,性格里天然地有包容的一面,他们对上海人的洋气、杭州人的优越感、绍兴人的尖刻,一律地加以赞赏。

  如果有机会登临城中的制高点——戴梦得旋转餐厅,放眼一望,南湖突然就小了下去。南湖开始形象地变成了一方盆景。一个精致的城市,有这样一盆赏心悦目的小景,就会多出一种生活的情趣,何况四时的南湖,风景殊美,观赏的乐趣,晨昏有别,依着南湖缓缓展开的老嘉兴,这时候,答应一声“故自佳”,想来亦无不可的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特别说明

◎ 广告赞助

◎最新评论
      谈谈您对该文章的看法
      表  情:
      评论内容:
      点击我更换图片
      * 请注意用语文明且合法,谢谢合作 审核后才会显示! Ctrl+回车 可以直接发表

      ◎ 阅读说明READ EXPLANATION

      ☉出处:嘉兴故事         网址:http://www.jiaxing.cc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均由各报章媒体精心收集而来,本站不做任何商业用途。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您想转载此处文章请注明原作者和本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