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热门嘉禾春秋文章推荐

广告赞助商

嘉兴故事 > 嘉禾春秋 > INTRODUCE

洗澡

2019-12-02 11:07 作者:俞建平 来源:www.jiaxing.cc 浏览: 我要评论 (条) 字号:

摘要:上世纪文革前后,嘉兴市区中山东路和环城东路路口西南角,有爿水果店。水果店北面,跨过中山路路口,是向阳饭店,后来改名江南春菜馆,改革开放初期是嘉兴最好的酒店,很多人结婚办酒席都在那里,每桌六十元是最好的了。水果店西的中山路上有个大饼店,大饼

  上世纪“文革”前后,嘉兴市区中山东路和环城东路路口西南角,有爿水果店。水果店北面,跨过中山路路口,是向阳饭店,后来改名江南春菜馆,改革开放初期是嘉兴最好的酒店,很多人结婚办酒席都在那里,每桌六十元是最好的了。水果店西的中山路上有个大饼店,大饼店边上有个凹进去的地方,是个浴室。具体位置就在现在五芳斋大厦所处的地方。这里就是我要讲的东升浴室。

  都说南方的冬天会冻死牛,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冬天比现在要冷。冷到南湖水面会结冰,雨雪过后,家家屋檐会挂冰柱。那时候的劳动人民,伸出手来,冻裂的很多,还生冻疮,耳朵上都有。冰冷的冬季,东升浴室就是冬天里的一把火。走进浴室,煤球炉子炭火正旺,炉子上的水壶水汽腾腾,热得人不由解开棉袄扣子。浴室一般上午十点半就开门,逢年过节会更早。总有赶早的人,已在营业前排成两排,男女各一排,等着开门蜂拥而入。

  那时,洗一次澡一角八分,也是一份不小的开销——一副大饼油条才六分钱,对面向阳饭店一碗香喷喷的阳春面才九分钱。洗澡的开销也要算计一下的,两个礼拜一次算是条件好的,一般人家是一个月一次。过年的时候,附近家家户户都会在年三十前那几天到东升浴室集中一次,这时水池里的人比锅里的饺子还多。

  女浴室不知道长怎么样,听说只有莲蓬头,没有坐浴。男浴室有盆汤,水池跟现在的也差不多,不过是水泥砌的,不贴瓷砖的,毛利哈拉(嘉兴方言,形容毛坯表面),也止痒。洗澡是一件体力活,洗澡的人都会在浴室里耗很长时间,一定要把本钱洗出来才算过瘾。泡开皮肤的人,在边上卷起毛巾搓污皮泥,大人先帮小孩搓,拎起小胳膊,像在洗杀白的鸭子,搓得很认真。有条件好、想得开的人,会花钱请搓澡工,搓一次5分钱。

  浴室是一个赤诚相见的场所,眼前是一片模模糊糊白花花的人影,看不出谁是当官的,谁是右派反革命,在搓背工的眼里,都是一块待洗的肉肉。那些干瘪没有肌肉的,或是耷拉都是肥肉的,穿上衣服,说不定就是个领导呢。

  洗浴是不用自己带毛巾的,倘若你自己带毛巾去,那是洋盘(嘉兴方言,形容出洋相)了,因为澡堂里的毛巾是用高温蒸出来的,绝对卫生。推门出了浴池,会有服务员把滚烫的毛巾递给你,从头擦到脚,浑身轻松,然后用大毛巾裹上,按手牌上的位子躺下休息。开水是免费的,可以拿出自己带来的茶叶泡上一杯,有睡不着的,就眯起眼睛听人家说话,小孩们则瞪大眼睛看人们进进出出。半当中,只要眼神对上,示意来条毛巾,服务员还会扔过来一块热气腾腾的毛巾,如果你能够在服务员路过你身边时递上一根香烟,则热毛巾会时不时飞过来。

  躺着休息是没有时间限制的,可以躺到你心满意足,也不会催你走人。只有当排队的浴客立等在你周围,你觉得不好意思了,便可示意服务员取衣服下来。浴室只有大堂,没有更衣室,脱光了的衣服都挂在各自头顶上,有跑堂的服务员手拿衣叉,帮你挂上取下。

  那时候,浴室属于饮服公司系统,大集体单位,仅次于国营单位,所以浴室里的服务员也是蛮体面的。香烟基本上是“吃伸手牌”,递过来的来不及抽,都夹在两边耳朵上,倘若有更多只耳朵,也会夹满,难怪服务行业的人都会抽烟,不抽白不抽。

  当然,浴室不止一家,除了东升浴室,少年路平家弄口的泗香池,也是属于饮服公司的,还有秀州路上的运输公司浴室,也对外开放。

  不过也有人用不着在公共浴室洗澡,所在工厂就有自己的浴室。有些工厂的生产需要供热,锅炉房二十四小时向车间提供蒸汽,往锅炉里多撬两铁锹煤,也够浴室用了。好一点的厂,每周向家属开放半天,像民丰、绢纺、冶金,直系亲属可以办一张家属洗澡卡,贴上照片,凭卡进去,洗澡也是福利。民丰厂的浴室专门在甪里街上开了一扇小门堂,与厂区分隔开,把门的是个白发胖老头,看上去很和蔼,实际上凶得不得了,倘若有小孩要趁着拥挤溜进去,他追到里面也要揪出来。

  绢纺厂的浴室更新扩建过好几回,男浴室很敞亮。下班铃声一响,男工女工穿着单薄的衣服,一路小跑冲向浴室。工人每天洗澡,就是下班后的一个程序,莲蓬头下一冲,干干净净把家回。女浴室是年轻姑娘少妇们下班后嬉闹的地方,女浴室我是没有进去过,不过女浴室里传播的故事,第二天就会在车间里流传。在女工多的厂里,女工主导着男工的世界观、审美观,尤其是那些三四十岁的女工,是很有力量和魅力的。她们少有羞涩,我就亲眼看见过四个女工把一个调皮捣蛋、油腔滑调、想吃豆腐的保全工扔进棉纱堆里,试图扒了他,叫他讨饶。

  说实在的,以前在机关里上班,除了工作轻松点,其他方面也不见得比工人阶级好多少,比如关于洗澡的问题,机关干部也一样烦恼。现在是“西风起,蟹脚痒,最好来只大闸蟹”。过去是“西风起,背脊痒,哪有浴室哪里去”。有机关干部专门拣周末去有浴室的企业调查研究,趁机顺带洗个澡,也有些厂还允许协作户来搭伙揩油洗澡,比如城南路上的绝缘材料厂。

  1991年,人民银行搬进文昌路的大事记之一,就是造了浴室,结束了干部职工洗澡“打游击”的日子。浴室在礼拜六下午还向家属开放。这样的福利,自然是写不进单位历史的,不过它确实是这单位曾经的一件“大事”。

  不知从何时开始,家家都有了莲蓬头,浴室就不再出现人头攒动了。马路上浴室的招牌逐渐变成了休闲洗浴中心,剃头、刮胡子,拔火罐,做SPA,做足疗,开包厢,喝茶聊天,样样都有。这时候,沐浴不再是单纯身体的清洁,而是追求精神的放松。东升浴室不见了,有失去,便有得到,而那蒸得发烫的旧毛巾,那炉火上的大茶壶,成了亲切的回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特别说明

◎ 广告赞助

◎最新评论
      谈谈您对该文章的看法
      表  情:
      评论内容:
      点击我更换图片
      * 请注意用语文明且合法,谢谢合作 审核后才会显示! Ctrl+回车 可以直接发表

      ◎ 阅读说明READ EXPLANATION

      ☉出处:嘉兴故事         网址:http://www.jiaxing.cc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均由各报章媒体精心收集而来,本站不做任何商业用途。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您想转载此处文章请注明原作者和本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