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热门嘉禾春秋文章推荐

广告赞助商

主页 > 嘉禾春秋 > INTRODUCE

栅堰路上忆工友

2021-11-19 10:29 作者:董雄 来源:www.jiaxing.cc 浏览: 我要评论 (条) 字号:

摘要:千米长的嘉兴栅堰路跨新塍塘,穿勤俭大桥,依古运河,呈S形,弯曲、起伏,直抵嘉控集团大门,少女舞姿般的路形,闪光点便是屹立在古运河畔的船文化博物馆。


杜镜宣拍摄的1987年嘉兴造船厂。
 
  上世纪90年代后期嘉兴造船厂被改建为极具江南特色的嘉兴船文化博物馆。杜镜宣2009年拍摄的船文化博物馆夜景。

  千米长的嘉兴栅堰路跨新塍塘,穿勤俭大桥,依古运河,呈S形,弯曲、起伏,直抵嘉控集团大门,少女舞姿般的路形,闪光点便是屹立在古运河畔的船文化博物馆。废弃的造船厂高大、宽敞的厂房建成以船文化为主题的博物馆,是一个经典的创意,渲染出浓郁的水乡韵味。停泊在古运河中那两艘古老的帆船,樯桅耸立,风帆低垂,让人的思绪一下在历史和地理的空间跳跃,消逝的悠悠橹声、隆隆机器声以及船厂里斧锤锯凿的交响曲,都随运河浪花扑面而来。

  路因栅堰得名。栅堰是古代新塍塘入运河的重要水利交通设施,建于宋以前,后废堰建桥。清光绪《嘉兴府志》载,府地西北新塍塘河,远承苕溪、烂溪之水而来,全赖此桥,为咽喉要道。栅堰桥原是中街、殿基湾通往郊区必经之路。1932年苏嘉公路建造后,栅堰桥两边居民渐渐增多,酒厂、竹行、五金厂、草包厂等先后建立,人气慢慢兴旺。

  栅堰桥闻名还缘于过桥不远处的小姚坟,俗称又一村,一湾清水,荒墩石马,垂柳桃花,一度成为城里踏青之地。那时清明前后,成群的孩子穿过青青的麦田、密密的桑园,蹦蹦跳跳到这里挑野葱、野菜、马兰头,烧野米饭,骑石马,蹦虎跳。

  过栅堰桥,靠运河边除了苏北民居,便是毛竹行。后来,造船厂、二航公司船厂也择地而建,上下班工人慢慢把田间泥路踩宽、踩实。1962年嘉兴电控厂搬迁到陆家港边,上千工人上下班,真是热闹,没多久,电控厂扩建了沙石路,1973年浇了水泥路,人称电控路,1981年地名普查命名为栅堰路。1998年随着环城河两岸改造,栅堰路成了漂亮的大道。

  船文化博物馆旧址是嘉兴造船厂,当年以造钢驳和小汽艇出名。现航管处旧址是第二航运公司船厂,主要修理本公司木帆船和轮船,也造木船和水泥船。船厂里有七八个车间,从打铁、机修、做橹、修毛篷到打油灰油漆,凡与修船有关的都有车间,还有一幢高大、宽敞的厂房延伸到河滩。

  修船场地很大,沿运河排开,一块巨大的石板铺在河边,是摆渡船渡口。1973年早春,我从环城西路的运河渡口坐上摆渡船到船厂上班,先是做做门窗。天热起来的时候,厂里空地上停满待修理的船,船厂木工不够,从油车港、杨庙招来几十名临时修船工,我也加入修船工行列。

  我第一次修船上船板,先要打钉钻洞。那一尺多长的大钻头,我用拉杆拉了几下,木屑出不来,看其他木工像拉大提琴般轻松,钻发出沙沙的声音吞吐而进,木屑如下雪一般下来。我僵在那里,一急,钻头卡住,汗流满面,周围一群嵌油灰缝的女工,七嘴八舌笑开了。“小师傅,钻头打洞要用巧力,硬打要折断的!”哄笑中有只厚实的手拍拍我的肩头,回头,是袁师傅带着笑容的古铜色的脸。他拿过我的钻杆,双手转动一下,扯动钻杆,往后一缩,退了出来。在他的指点和鼓励下,我钻好了第一个洞……渐渐地,我也能自如地挥使大钻,这是当时木工修船的基本功。袁师傅拍拍我的肩,奖我一支飞马牌香烟。

  袁师傅是船厂管理临时木工的头,魁梧的身材,剃着短发,每天上班时,他早已在场地整理木材,见我们总是笑着点个头,话不多。哪条船要木料,他过去,尺一量,问几句,就到仓库,一会儿便扛着木料过来,一比画,正好。他在边上看你推上几刨,等你做好后,他快步过来验收。有天,难得看到他与船工争吵,还在夺一块板,原来,船工私自拿了新杉木板要木工锯断铺平齐板。“这平齐板只能用松木板,再叫我大爷也不行。”

  每当落日西沉,船厂工地静了下来,河边船上或住在帐篷里人家的小灶上升起炊烟,袁师傅的身影还在船边、工场间晃动,把零杂的木料放好,捡拾起掉在地上的铁钉、遗漏的工具。“袁师傅,还没有下班?”“嗯哪,快了。”袁师傅一面应着,一面锁上仓库,慢慢踱出工场。

  船厂里有许多工人师傅都和袁师傅一样朴实。负责机修的刘师傅,有次叫我星期天加班做模板,说要自做吊船坞。我到厂里时,刘师傅已经在烧电焊,晚上,他装了灯继续做,硬是在一星期内浇好船坞柱。当船坞吊机装好,刘师傅对我说:“你知道吗?要是叫造船厂做至少一万元,我们才花了一千多元材料费!”我望着他熬红的眼睛,心里满是敬意。我临时工加班还有两元钱,他是义务加班加点。

  过了几年,船厂造的第一艘轮船下水时,机修车间的王师傅动情地说,二航公司从六七十条木帆船壮大到11个拖船队,船厂从修船到造船,全都是工人苦干出来的。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二航公司还在船厂南边荒地上新建起修船分厂。

  2000年,二航公司改制后的一次聚会,船厂一名副厂长和几名工友,又兴奋地谈起相处的那些岁月,爽朗地大声笑着。一谈起上世纪末改制,船厂出让时,几张黝黑的布满皱纹的脸上,淡笑后,眼眶渐渐湿润,别过头,轻轻摇摇手,不谈不谈。他们大多买断了工龄,散落各处做临时工。

  我常常漫步栅堰路,总想起那时船厂三四十个工人聚在一起修船、造船时热火朝天的场景,总想起工人师傅挂在嘴上的那句话,“栅堰路是我们双脚踩出来的,船厂是我们双手创造出来的。”

  如今,昔日工友已年高,是否还会想起当年的小木匠,想起栅堰路边的小酒店畅饮黄酒,畅谈逝去的青春和梦想?真想再倾听那个年代快乐的回忆,还有那夕阳下的心声。我想,人与人之间好比天上星星,不是相互排挤,而是相互照耀。朗朗星空下,不要忘了给那些在这里奉献全部青春的朴实工友点亮心头那盏灯。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特别说明

◎ 广告赞助

◎最新评论
      谈谈您对该文章的看法
      表  情:
      评论内容:
      * 请注意用语文明且合法,谢谢合作 审核后才会显示! Ctrl+回车 可以直接发表

      ◎ 阅读说明READ EXPLANATION

      ☉出处:嘉兴故事         网址:http://www.jiaxing.cc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均由各报章媒体精心收集而来,本站不做任何商业用途。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您想转载此处文章请注明原作者和本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