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热门嘉禾风物文章推荐

广告赞助商

嘉兴故事 > 嘉禾风物 > INTRODUCE

消失的风箱

2018-04-20 16:07 作者:王建平 来源:www.jiaxing.cc 浏览: 我要评论 (条) 字号:

摘要:如今的年轻人,只有到年底时,偶尔在小镇的大街小巷,还能见到爆米花小商贩带的风箱。每当有人来爆米花,摊主就会把人们拿来的大米粒或玉米粒放进那个爆米花用的铁炮弹里,然后扣紧盖子,横放到炉子上。接着,摊主坐在矮凳上,右手推拉那只连着炉子的木制风

  如今的年轻人,只有到年底时,偶尔在小镇的大街小巷,还能见到爆米花小商贩带的风箱。每当有人来爆米花,摊主就会把人们拿来的大米粒或玉米粒放进那个爆米花用的“铁炮弹”里,然后扣紧盖子,横放到炉子上。接着,摊主坐在矮凳上,右手推拉那只连着炉子的木制风箱的手柄,左手摇那个爆米花的“铁炮弹”,这时风箱会就发出“呱哒、呱哒”的声音,而炉子会不时冒出火花,直到米粒变成米花。每次看到这种老风箱,我就会想起小时候,在濮院公社的农村跟着母亲上小学时,见到过的附近农户家里,灶膛边的那些类似的风箱。

  风箱,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户家做饭烧菜的重要工具,它与锅灶配套,只要有锅灶,大多会配置一只风箱。清晨,一家家的炊烟,会袅袅升起,时而这家传出“呱哒、呱哒”声,时而那家传来“呱哒、呱哒”声,此起彼伏,遥相呼应,这持续不断有节奏的风箱声,像是农村生活的协奏曲,传递的是浓郁的乡村生活气息。

  顾名思义,风箱里面肯定不会装衣服、鞋袜,更不会装金银财宝等,它只是装风。到了烧饭做菜时间,大人们就往灶膛放些柴草(有稻草、桑树枝、玉米秆和豆秸之类),用火柴把它们点燃,这时不一定能燃烧起来,因为这些柴还有些潮,只冒烟,不起火,怎么办?那就要推拉风箱,让风箱产生的风,通过风道往灶膛一吹,火苗呼地一下就窜起来。做饭时间,从村里走过,你会听到农户家里传出的拉风箱的“呱哒、呱哒”声响。

  那时的乡村,农家的孩子,大都是在灶台边上长大的,帮着大人拉风箱是常干的活。我和附近村里的小孩子相当要好,出于好奇,有时到同学家里,在他们家不烧火时,我们会一起偷偷的把风箱摸一下、弄一下。从外面能清楚地看到风箱正面的“小风门”,它是用一块薄薄的小木板做成的,大约三、四厘米见方。小风门挂在风门口的内侧,刚好把风口堵得严严实实,像是吸附在风门口一样。用手推一下那个小风门,小风门就会朝里张开,再收手小风门又会自动落下来,刚好紧贴在风箱的内壁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风箱里边到底是怎样的呢?我和小伙伴很想知道。

  机会来了,有一次,戚家浜小队我的一位同学,家中的风箱坏了,就从里浜小队找了个会修的木匠,据说,这师傅手艺不错,其它村子里的农户,只要是风箱坏了多是找他修的。

  我很幸运,刚好看到了修理的过程,也使我大致了解了风箱的构造:风箱的形状从外表看就像个长方体的木箱子,当木匠师傅拆去风箱上面的盖子,就能看见风箱里面的结构。只见,箱子里装着一块绑扎着满是鸡毛的长方形木头活动夹板,这是用来抽风和送风的,绑扎上鸡毛,主要是起密封作用,让活动夹板推拉时,风力要大些。在风箱的前方有两个圆孔(或方孔),通过圆孔,将两根表面光滑、质地坚硬的木棍或长方木固定到绑有鸡毛夹板上,就成了风箱拉杆,用力推拉活塞(活动夹板)时,拉杆就会有节奏地地一进一出。一只风箱有前后两个舌头;拉杆往外拉时,木头活动夹板的风力使前舌头自然闭上,拉杆往里推时,风力将后舌闭上,就像是我们吞咽东西时,呼吸道自然闭上,不吃东西就会打开一样。与风箱这个原理相关联的还有一个歇后语,叫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

  只见师傅熟练地将鸡毛夹板上损坏的鸡毛换一换,再给两根拉杆擦了点油,试拉几下,就把风箱搬到锅灶的右边,把风箱的出风口插进锅灶的进风道,并密封好,风箱就修好了。

  说实在的,拉风箱是个体力活,又是个有点技术的活,该急火的时候,就要快拉快推,这样风大,吹得灶膛里的火也旺,当然比较累;该小火的时候,就要慢慢地、轻轻地拉推着风箱,使灶膛里的火不旺不熄,可以慢慢地烧着饭做着菜;该停火的时候要停拉,这都是拉风箱的技巧和要领,可万万马虎不得。

  我母亲有时去学生家家访,如果碰到家长正在做饭,也会边和家长聊事,边帮助拉一会风箱。如果我正好跟着去的话,那我一定会抢着去拉风箱。不过,用不了一会儿功夫,你就会觉得手很酸,脸也会被灶火照射得火辣辣的烫。

  小时候,我还见过濮院镇的大街上,铁匠铺里拉风箱打铁的场景。伴随着红红的炉火,二个铁匠举起打铁锒头一上一下,锒头与铁块、铁块与铁墩的碰撞声、铁匠有节奏的吆喝声,加上拉推风箱的“呱哒、呱哒”声,时长,时短;时急,时缓,组合在一起,还真是一首好听的劳动生活交响曲!

  眼下的农村,家家户户都用上了煤气灶或天然气灶、电饭煲等,做菜烧饭很少用灶头了,铁匠铺在我们这里也早就没有了,爆米花日趋少见,风箱和那“呱哒、呱哒”的风箱声就这样渐渐消失了。可不知为什么?那散发着乡土气息的柴草和早已破旧的老风箱,还时不时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特别说明

◎ 广告赞助

◎最新评论
      谈谈您对该文章的看法
      表  情:
      评论内容:
      点击我更换图片
      * 请注意用语文明且合法,谢谢合作 审核后才会显示! Ctrl+回车 可以直接发表

      ◎ 阅读说明READ EXPLANATION

      ☉出处:嘉兴故事         网址:http://www.jiaxing.cc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均由各报章媒体精心收集而来,本站不做任何商业用途。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您想转载此处文章请注明原作者和本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