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热门嘉禾街巷文章推荐

广告赞助商

嘉兴故事 > 嘉禾街巷 > INTRODUCE

水是西塘的“血”

2012-10-13 12:39 作者:李源 来源:www.jiaxing.cc 浏览: 我要评论 (条) 字号:

摘要:古镇西塘,我来的时候,她正睡着,真的不想惊扰她悠长的深梦。我蹑手轻步踩过环秀桥时,她睁开了惺忪的睡眼,醒来了。永宁桥上我歇了脚,氤氲尚未完全散去。我独坐桥头,就如坐在历史上。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款款的河水,泛着明清的色彩流过现

  古镇西塘,我来的时候,她正睡着,真的不想惊扰她悠长的深梦。我蹑手轻步踩过环秀桥时,她睁开了惺忪的睡眼,醒来了。永宁桥上我歇了脚,氤氲尚未完全散去。我独坐桥头,就如坐在历史上。“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款款的河水,泛着明清的色彩流过现代,倒映着西塘卓美的身姿。

  水是西塘的“血”,桥是西塘的“骨”,桥靠着水,水依着桥。“上下影摇波底月,往来人度月中天”,这是高挑的环秀桥;雕刻了许多精致肃穆的小石狮子的是里仁桥;寄寓人们美好生育愿望的是那座“送子来凤桥”还有望仙桥、卧龙桥……没有细数过桥的数目,只觉得桥是西塘生命的经脉,没有桥,西塘便似乎会散了架。

  伫立于廊棚之下,凭河而立、凝思,实在是一种奢侈的雅致。在石皮弄,我见到的是怵人的深邃,逼仄替代了一切,是斑驳与错落开凿的时间隧道。越往里走,越发苍老,满眼的青灰主宰了眼眸。错觉,我在这里深味了一回。在护国随粮王庙,我对这位供奉在庙堂里的因私放官粮而被问斩的义官能说什么呢?我只能用抱拳来作别。信步明清街上,天穹被屋檐与屋檐挤得缩成一条,思绪慢慢变得沉郁。余秋雨埋怨今天的小镇,“缺了点真正的文化智者,缺了点隐潜在河边小巷间的安适书斋,缺了一点足以使这些小镇产生超越时空的吸引力的艺术灵魂”。我想若是请余先生来西塘逛一趟的话,他可能就不会发出如此沉重的感喟了。在桐村雅居,我认识的貌不惊人的钱锦铭先生便是这样的文化人士,粗粗看去他完完全全是一个寻常的小镇市民,但他用剪纸和书法表现的人生却是一种隽永。到西园的时候,天空淅淅沥沥飘落下零碎的雨絮,我甘愿接受这样的洗礼。人去园空,但我还可以听到柳亚子、蔡韶声和郁佐梅等人在此园雅集赋诗,奇文共赏的音韵。“南社”已逝,昨日辽远的声响,却穿越时空,渗透进我的脊梁。临行前,我买了一幅辛丰先生的古镇素描画。粗粗勾勒的线条便呈现出一抹西塘灵魂的轮廓。

  桥下,水边,酒店门前的黄色布幌在清风中翩跹。我掬一捧水,倒映出的是一幅《清明上河图》。蕙心纨质,淡秀天然,江南毕竟是一种美的集合,忧郁与沉静的载体。酽的美景,我会醉的。有诗云:人在画中行。一切无语,我也沉默。我想,西塘不应只局限于是一幅画,她更应该是一首淡丽的诗。

  泛舟览胜是种狂想。蓬舟来来往往,不能不令人想起意大利水城威尼斯上穿梭的“刚朵拉”。西塘,这属于东方的水乡古镇,我该怎样比喻你呢?在这里你可以什么都不想,在这里你只感觉到时间的错位,古典与现代产生了抵牾,最终古典驱赶了现代。这里,我领受的是一份沉甸甸的气度,一种与生俱来的宽厚。这种气度与宽厚的背后折射出浓郁的人文气息,包容着历史,接纳每个从现代喧嚣中渴望回归的步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特别说明

◎ 广告赞助

◎最新评论
      谈谈您对该文章的看法
      表  情:
      评论内容:
      点击我更换图片
      * 请注意用语文明且合法,谢谢合作 审核后才会显示! Ctrl+回车 可以直接发表

      ◎ 阅读说明READ EXPLANATION

      ☉出处:嘉兴故事         网址:http://www.jiaxing.cc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均由各报章媒体精心收集而来,本站不做任何商业用途。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您想转载此处文章请注明原作者和本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