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热门嘉禾街巷文章推荐

广告赞助商

嘉兴故事 > 嘉禾街巷 > INTRODUCE

百年沪杭线漫行记·里泽站

2019-10-08 08:54 作者:采菊 来源:www.jiaxing.cc 浏览: 我要评论 (条) 字号:

摘要:上海方向过来,在嘉善站之前,上世纪70年代与80年代之间,有过一个会让站——里泽站。


里泽村德国人指导修建的碉堡,2009年摄
  

里泽碉堡,2009年摄

  上海方向过来,在嘉善站之前,上世纪70年代与80年代之间,有过一个会让站——里泽站。在大建设中,该站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在里泽村只找到一个碉楼群,与里泽火车站有没有关系不得而知。碉楼群很大又坚固,类似于水泥厂的城堡式建筑。

  嘉善境内的碉楼地堡特别多,都是那场被侵略的战争中留下的。1937年日本人从平湖白沙湾登陆后,嘉善作为一个战略要点被盯上了,看似不过浙江一个小小的边缘县城,也不过派了少量的湘军驻守,但双方却在这儿打了七天七夜。虽然最终以嘉善的沦陷为结果,侵略者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日军少将手冢省三就是被其中一个地堡里射出的子弹所伤。也因为此,侵略者在占领后,在嘉善广建碉堡。老火车站内现存碉堡有一高一矮两个。日寇还在几公里之处的里泽村,紧靠铁轨建造了一个更大的碉堡群,我在寻找里泽站时偶然遇到,2009年时在一家台资家具厂内。去时,正有一列火车轰鸣而来,抢拍下几张照片。夕阳之下,破败碉楼,火车飞逝,原是多么好的苍凉景致,我却不能好好地静下来拍一下。

  这是我所拍到的嘉兴境内最大的一座炮楼,但却是最破败的一座炮楼。破败的原因,有自然的损坏,但更重要的,还是人为的损坏。这家台资企业,不知以什么样的方式,取得了紧邻铁路一侧的土地使用权,不仅铁路沿线的绿化地归了他们,将一条流通外界的河流据为己有,也将这座炮楼据为己有。只是为了防止从铁路上翻越栏杆进入厂区的闲杂人员,就在铁路一侧挖了一条小河,将这座碉堡一分为二,拆除了中间部分。而那条通往厂区的自然河流也被填平截断修成了厂内马路。

  这是一座散落在铁轨侧的碉堡,它不同于海宁市西山公园侧的碉堡。后者因为身处闹市区,铁路改道、城市建设等原因有可能成为阻碍而被破坏,尚还情有可原。这座铁轨侧的碉堡,本来身处乡野之中,完全没有破坏的必要。嘉善城内的日本炮楼已经挂上了市级文物保护的牌子,这一座里泽的炮楼更大,更处于历史战争的前沿。但第三次文物普查,居然也将它遗漏了。我打了一个好管闲事的电话给文管办,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惊奇,随后承诺次日即会前去查探,我只希望下次有机会去拍它的时候,不要被保安拦住就好了。

  在里泽,我还偶遇了另一座碉堡。零落在嘉善至上海的国道边。它的身后,被一墙隔住的,是一个待建中的新住宅小区。这碉堡是1936年,国民党当局按照德国顾问的意见,耗资百万元,由陆军六十六师等部队与当地老百姓一起建造的,当时是一个碉堡群,现在只剩得残破的一座。这些碉堡所使用的建造材料钢筋混凝土非常坚固,与日本人青砖炮楼的造法完全不同。有不少想偷钢筋的小偷试图砸敲过,都以失败告终。不知那房地产公司圈进去的围墙内还有没有保留这群碉楼里的其他几个碉堡,我所见的就只在围墙外剩的这样残破的一座。

  沈从文先生在他的散文集里曾这样记载在这些碉堡里战死的湘军官兵:“淞沪之战展开,有个新编一二八师……调守嘉善……当时报载,战事过于激烈,守军来不及和参谋部联络人员接头,打开那些钢骨水泥的门,即加入战斗……本意固守三天,却守了足足五天。全师大部官兵都牺牲于敌人日夜不断的炮火中,下级干部几乎全体完事,团营长正副半死半伤……而死去的全是那小小县城中和我一同长大的年轻人。”

  悲壮惨烈的战事成了历史的一页,小区、工厂将那些分割、掩埋,我站在那儿,却感觉到腥风血雨依然在脚下,高楼间隙,风声呼啸,依稀仍有金戈铁马之声。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特别说明

◎ 广告赞助

◎最新评论
      谈谈您对该文章的看法
      表  情:
      评论内容:
      点击我更换图片
      * 请注意用语文明且合法,谢谢合作 审核后才会显示! Ctrl+回车 可以直接发表

      ◎ 阅读说明READ EXPLANATION

      ☉出处:嘉兴故事         网址:http://www.jiaxing.cc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均由各报章媒体精心收集而来,本站不做任何商业用途。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您想转载此处文章请注明原作者和本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