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热门嘉禾街巷文章推荐

广告赞助商

嘉兴故事 > 嘉禾街巷 > INTRODUCE

和尚荡与天花荡(上)

2019-11-21 10:13 作者:邵洪海 袁培德 来源:www.jiaxing.cc 浏览: 我要评论 (条) 字号:

摘要:和尚荡与天花荡相连。把这样两个荡名摆在一起,让人想到法海和白素贞。


俯瞰天花荡,浩荡依旧

  去看两个荡
  
  和尚荡与天花荡相连。把这样两个荡名摆在一起,让人想到法海和白素贞。

  “和尚荡”的名称,看上去有点挑眼。

  “天花”一词,有女性意象,纵观嘉兴北部水域,湖荡众多,星星点点,真有点“天女散花”的味道。两个荡名看起来,一个美到极致,一个四大皆空,这样的命名,是民间的创意。

  两个荡的位置,用三本地方志上的描述来定位,非常直观。光绪年间的《嘉兴府志》说“在县西北二十八里”,朱仿枚的《新塍镇志》说“在镇(新塍)东北十八里”,《闻川志稿》说“在镇(王江泾)西南十三里”。这样一标识,不管是哪个方位的人,都能清楚地判断它们的位置。

  我选了一个天朗气清的下午,开了导航,独自驾车前去寻访。沿城北路朝王江泾方向一路往北,上苏嘉省道,过双桥不远,导航提示在洛油公路左手转弯。公路的头上是腾云村,名字起得有仙气,村的门面是新做的,有“诗画腾云”字样,估计是美丽乡村建设的需要。洛油公路往西,明明感觉是同一条路,路名却换成了新腾公路。新腾公路上有南溪桥,桥堍边坐着几个摆摊卖水果的村人。我把车临时停靠在路边的空地上,到一位卖桃子的老阿太那里打听。老阿太是范滩村村民,人干瘦,卖的桃子却饱满鲜红。她说,南溪桥后还有北溪桥,这段水路当地人叫它六墩塘(也称六墩漾),因为水面开阔,所以以前河中有六个土墩(分水墩),起到减缓水流的作用。六墩塘南连钱家溪,北通天花荡,是一条交通要道。南溪桥和北溪桥边以前都有小庙,当地人很信奉,尤其是小孩读书常去祈求保佑。老阿太特别向我提到以前南溪桥边有一条石龙,石头雕刻的,她小时候还见过,体形大(说到“大”时,口气很夸张)。我寻思这条石龙也许与传说中的“龙坟”有关。

  在老阿太处称了几斤桃子,又往和尚荡赶。此时太阳已经西斜,一路上荷荡连片,在阳光下,极目都是碧绿的光泽,于眼睛是一种享受。

  过了大片的河荡,就是曾家桥,这是我此行的目的地。曾家桥,当地人又叫曾家板桥,是和尚荡与天花荡的连接点,它像一条腰带,拴在两个荡的细腰处。站在桥上,北望天花荡,浩浩汤汤,是大家闺秀而不是小家碧玉的样子。碰巧今日天气晴好,浪静风恬,湖面只有涟漪,显得从容。近处,水面上的光细细碎碎,闪闪发亮,似有无数个精灵在嬉戏。稍远处,则像一块玻璃,倒影蓝色的天空及偶尔飞过的白鹭。我站着望了好一阵,突然有一只小船从视野的左侧划入,在“玻璃”上划出三角形的波纹。隔二三十米(因为远,也许相隔得更远),又一条小船划入。两条小船一前一后,始终保持相同的距离——一幅生动的水墨画。更远处,水面颜色由深变浅,泛出的白光与天色相混合。水天之间有一条笔直似线的堤岸,堤岸上白墙黛瓦的房子,是江南的味道。

  再回首看桥南的和尚荡,不免有些失望。这哪是什么湖荡,一河浜耳,与地图上的标识不相符。

  曾家桥下有人戴着草帽正在收渔网。我从桥墩旁翻身下去。收渔网的是一位老翁,个高,精瘦,皮肤晒得黝黑,笑起来皱纹深深地嵌进去,像田野里的沟渠。老翁六十二岁,是曾家桥西虹阳村人。我边看他收网,边与他攀谈。他说和尚荡原本也有天花荡那么大,后来围渔一块块割出去,像拆东禅寺,你拆我拆就拆完了。他给我介绍了和尚荡和天花荡周围的大致情况。天花荡北岸是古塘村,东面是范滩村,西面的虹阳村原有水产大队,但三年前渔民根据政府要求全部上岸了。每年四五月份,政府会在天花荡里投放鱼苗,他都会来观看。一般是花鲢、白鲢和鲫鱼。花鲢、白鲢喜欢吃浮游生物,能够清洁河荡里的水。有时也投放一些蚌类,三角帆蚌也是有名的洁水高手。

  老翁虽然晒得黑,看起来显得苍老,但臂力好。他用铁钩把浸在水中的渔网钩起来,长长的一串一下就拎到空中。渔网是一节一节折叠的,像倒笼,鱼和虾只能进不能出,挨着河浜,有五六个。每个渔网内的收成并不多,七八只虾,晶莹剔透,两三条头尖的 鲦鱼,偶尔有鲫鱼,也只有拇指食指一跨长。这么大的河荡,鱼虾如此少,让人不敢相信,况且政府还常常投放鱼苗。老翁努努嘴说,那里有电触鱼的,大小通吃。我朝他指的方向望去,在河荡的左侧果真有一条小木船在触鱼。电触鱼的船慢慢靠近,女的划船,男的站在船头,把带电线的渔兜不停地伸到水里。我正凝神细看,男的忽然手一抖,一条足有两三斤重的红尾巴鲤鱼老实地躺进了鱼兜里。船尾的女人发出水鸭叫般的笑声。

  我问电触鱼难道没有人管,老翁笑笑。他们是傍晚偷偷出来的,管的人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在这里盯着。老翁的网快收完了,水桶里差不多有碗把虾,十来条鲫鱼和 鲦鱼。问他买。

  “人家卖我不卖。从来没有卖过,只是找点下酒菜。”

  “今朝破例卖点给我,我也拿回去下酒。”

  “卖给你,两个人都下不了酒,不够滋味。你找他们买。”

  老翁指指电触鱼。我摇摇头。

  老翁“呵呵”地笑,露出黝黑的“沟渠”。

  看着他用竹竿撬着水桶,绕过桥洞,慢悠悠上台阶(原来桥的另一边有台阶),过桥,沐着夕阳回去了。家里的酒已散发出香味。老翁喜欢白酒,喝的是稻花香。我在桥下目送他,等他消失在村舍中,才回过神来。

  太阳落山,钻入云层后反射出来的光,倒影在湖面上,红彤彤地燃烧起来,周围的一切都失去了原来的颜色,被淹没在红光里。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特别说明

◎ 广告赞助

◎最新评论
      谈谈您对该文章的看法
      表  情:
      评论内容:
      点击我更换图片
      * 请注意用语文明且合法,谢谢合作 审核后才会显示! Ctrl+回车 可以直接发表

      ◎ 阅读说明READ EXPLANATION

      ☉出处:嘉兴故事         网址:http://www.jiaxing.cc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均由各报章媒体精心收集而来,本站不做任何商业用途。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您想转载此处文章请注明原作者和本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