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热门嘉禾街巷文章推荐

广告赞助商

嘉兴故事 > 嘉禾街巷 > INTRODUCE

洲泉忆旧:独圩环碧(二)

2020-01-09 10:19 作者:俞尚曦 来源:www.jiaxing.cc 浏览: 我要评论 (条) 字号:

摘要:多少世纪以来,独圩廊与外界的交通,全赖一只长方形的摆渡船。船的两端都系着一条径寸粗的草绳,凡要摆渡过河,得用手拉动草绳,让渡船慢慢靠岸。年轻人腿脚灵便的,大多等船靠近时,便抬脚抵住船头,再用力一撑,不用到另一端拉动绳子,船就能借势稳稳当当

  多少世纪以来,独圩廊与外界的交通,全赖一只长方形的摆渡船。船的两端都系着一条径寸粗的草绳,凡要摆渡过河,得用手拉动草绳,让渡船慢慢靠岸。年轻人腿脚灵便的,大多等船靠近时,便抬脚抵住船头,再用力一撑,不用到另一端拉动绳子,船就能借势稳稳当当的靠上彼岸。不敢用脚撑的,就只好老老实实走到渡船的另一头,拉动绳子,让船慢慢靠上对岸。一到冬天,草绳浸湿在水里,冰冷彻骨,拉绳过河,两只手必定会冻得红肿甚至麻木。

  摆渡船每年都要上岸维修。拔船上岸时,全村的男人都赶过来,将摆渡船一点一点的移到河滩上,然后在其两侧站好位置,领头人一声吆喝,众人合力,将船抬至明寿家屋前的道地上,船底朝天,搁在四条凳子上。随后,队里便安排两名有经验的老农,连续一个多星期,用木杵将麻丝拌和着桐油捣成烂泥状油灰,再将油灰一一嵌入朽烂缝隙处。打好“补丁”后,还须用桐油将船身抹个遍。如此一个周期下来,耗时总得月余。

  渡船上岸以后,即时在小河中打好木桩,再从人家屋里掮来七八块跳板,拼接起来搭成一座浮桥。跳板下方不足三寸,就是水面。“河水清且涟猗”,微风起处,细波竞逐,轻轻地拍打着浮桥两侧的木桩,极有节奏感的汩汩水声,声声入耳。人走在跳板上,一颠一颠的,弹性十足,孩提时觉得好玩,常约了年纪相仿的同伴,在浮桥上尽情的玩耍,追逐,蹦跳。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乡镇企业刚刚起步,桐乡筹建化学纤维厂(今日桐昆、新凤鸣前身),因了种种的因素,最后竟选址独圩廊。没多时,小河即被填平,独圩廊终于不再成为“孤岛”。以后的年月里,化纤厂越建越大,不停地“蚕食”着周围的土地。农耕时代的水田、土岗,转瞬间被推平、夯实,建起了幢幢厂房;以前集体生产时田间不时传来的嬉笑怒骂无由再闻,代之而起的却是车间里昼夜不息的机器轰鸣声;往时村民们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一到夜晚,便早早地熄了油盏头,钻进了被窝,整个村子黑魆魆的,看不见一丝的亮光,如今天还未黑,厂区及四周便灯火通明,耀若白昼。独圩廊的耕地一年比一年少,终于有一天,所有的耕地都被征用光了。村民们再也不用拨弄插秧割稻、栽桑饲蚕这些传统的农活,他们将脚上的泥巴洗涮干净,彻底告别了延续了不知多少年月的务农生涯。家家户户,不管是男是女,只要尚未达到退休年龄,都陆续安排进厂当了工人。第一批进厂的,从十多年前开始,已渐次退休,大致可以拿到二三千元不等的退休金。有几人提拔到了厂的中层管理岗位上,退休以后,每年还能按股份分红。作为征收土地的补偿,每户人家,在镇区的南市梢都另外安置了一套住宅。

  本来,村民们往后的生活轨迹大体已经定格,比之其他村落,他们的生活水平已远在平均线之上。只是没有了一寸土地,平日劳作惯了,一时竟闲得发慌!年纪渐长的老人,每日早起,慢吞吞地踱到街市上,茶馆店里泡上一壶浓茶,南天头北亩头地闲扯着,尽可消磨得半日时光。

  2017年,新规划的直通洲泉经济开发区的公路被告知要在独圩廊我家老屋的附近穿膛而过,所有住户的屋舍皆须拆除后东移数百米,另建统一规划的农民新村。除了原住户,南泉村北面的几个小队,打鸟桥头、沈家弄口、姚家角里也有部分村民因同样的原因被安排至独圩廊新村。从此,独圩廊这个世世代代相对闭塞的小村落,不单是屋舍地基,而且连同人员构成,都将发生从来没有过的变化。时代变迁,历史曲折前行的足迹竟然是如此清晰地烙印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世人又岂能逆料!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特别说明

◎ 广告赞助

◎最新评论
      谈谈您对该文章的看法
      表  情:
      评论内容:
      点击我更换图片
      * 请注意用语文明且合法,谢谢合作 审核后才会显示! Ctrl+回车 可以直接发表

      ◎ 阅读说明READ EXPLANATION

      ☉出处:嘉兴故事         网址:http://www.jiaxing.cc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均由各报章媒体精心收集而来,本站不做任何商业用途。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您想转载此处文章请注明原作者和本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