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热门嘉禾名士文章推荐

广告赞助商

嘉兴故事 > 嘉禾名士 > INTRODUCE

唐兰的故乡情

2017-11-04 14:01 作者:徐建明 来源:www.jiaxing.cc 浏览: 我要评论 (条) 字号:

摘要:著名学者唐兰,一九〇一年出生于嘉兴秀水兜。一九二一年从学医转而师从罗振玉研习古文字,最后出任北京故宫博物院副院长,在金石考古、古文字研究方面汲取前人的长处,独有建树,是一位享誉海内外的名家。 唐兰的家乡观念极浓,当有人问及老家何处时,他总是

  著名学者唐兰,一九〇一年出生于嘉兴秀水兜。一九二一年从学医转而师从罗振玉研习古文字,最后出任北京故宫博物院副院长,在金石考古、古文字研究方面汲取前人的长处,独有建树,是一位享誉海内外的名家。

  唐兰的家乡观念极浓,当有人问及老家何处时,他总是底气十足地告知:老家在浙江嘉兴。当时有的北京朋友对嘉兴还不了解,他会为之细细作一番介绍。当时和他同住一个大院的文史家范文澜常和唐兰聊天,范文澜说:“我们浙江人就是厉害,咱一个院子里就有两个浙江老乡。我绍兴,你嘉兴,都带兴字。”

  唐兰为人极谦虚,尽管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他已是故宫博物院的副院长,但他从来不提及自己的职位,以一个普通长辈的身份和蔼地对待侄儿。七十年代中期的一个国庆节,唐巽年新婚,带了新娘子一起去北京看望大伯唐兰。看到从家乡远道而来的亲人,唐兰十分高兴,他婉拒了一切应酬,专门和侄儿、侄儿媳谈论嘉兴的昨天和今天。多次谈及褚辅成、中街、余贤埭这些有点遥远的姓名和地名,并兴致勃勃地讲起了当年他与褚辅成相识的往事。令侄媳妇惊讶的是,这位和蔼可亲的大伯,尽管阔别家乡几十年,但是一口地道的嘉兴方言依然说得那么流畅。唐兰兴奋地说:“我在家里说的都是土话。不能回到故乡探视,能说说嘉兴话也能化解我的乡愁,就像在嘉兴一样。”他还主动要求侄儿用嘉兴土话与其交谈,说这样更有亲近感。

  新婚的唐巽年把进京看望大伯作为头等大事,但是却为选择礼物而愁肠百结,最后到农贸市场选购了一提桶粗大鲜活的黄鳝。夫妻俩就拎着这一白铁提桶坐上了进京的火车。在车上,每隔两个小时,就给桶里的黄鳝冲冷水,来一次“冷水浴”。唐兰看到侄儿拿了如此礼物上门,心中大喜,当下就说:“离开嘉兴五十多年了,我再也没有吃过黄鳝,只有在心中回味这种嘉兴特有的美味。” 

  此后几天,唐兰郑重地交代夫人务必要每天定时给黄鳝“冷水浴”,以保证存活。每天从故宫博物院下班后,唐兰总要亲自下厨做出一道以黄鳝为主料的菜肴,之后就静等从外面游览归来的侄儿夫妇一起晚餐。在餐桌上,唐兰还会一边呷着绍兴黄酒,一边笑问侄儿:“我烧的家乡菜像不像嘉兴风味?”

  当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唐兰的兴致更高了。有一天晚上,唐兰精心烹饪的红烧鳝筒,浓油赤酱,香气袭人。一端上桌子,就来了个底朝天,大家纷纷称赞这味道绝对江南。唐兰一时高兴,干了一大杯绍兴花雕酒,来到书房里,铺纸泼墨,当即为侄儿书写了一首鲁迅的《自嘲》。之后还加上了家乡菜、家乡味、家乡人等字样,绵绵的怀乡情结跃然纸上。

  唐兰在一九七九年逝世前,曾两度回过嘉兴,但都是趁出差之际,来去匆匆。因此他对家乡的了解,都是在和侄儿唐巽年的通信中获悉的。

  故人已逝,笔墨犹存,望着大伯潇洒自如、不拘一格的字体,唐巽年至今无限怀念。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特别说明

◎ 广告赞助

◎最新评论
      谈谈您对该文章的看法
      表  情:
      评论内容:
      点击我更换图片
      * 请注意用语文明且合法,谢谢合作 审核后才会显示! Ctrl+回车 可以直接发表

      ◎ 阅读说明READ EXPLANATION

      ☉出处:嘉兴故事         网址:http://www.jiaxing.cc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均由各报章媒体精心收集而来,本站不做任何商业用途。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您想转载此处文章请注明原作者和本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