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热门嘉禾收藏文章推荐

广告赞助商

嘉兴故事 > 嘉禾收藏 > INTRODUCE

吴昌硕设色花卉四条屏赏析

2016-03-03 08:21 作者:高逸仙 来源:www.jiaxing.cc 浏览: 我要评论 (条) 字号:

摘要:吴昌硕(1844一1927),初名俊,后改俊卿,初字香圃、萝圃、香补。中年后更字昌硕,又作仓硕、仓石。别号苦铁、缶、缶庐、老缶、老苍等。晚号聋、大聋等。七十以后以字行。所居说朴巢、芜园、芜青亭、金钟玉磐山房、篆云轩、癖斯堂、仓石斋、禅轩、破荷亭、去驻

  吴昌硕(1844一1927),初名俊,后改俊卿,初字香圃、萝圃、香补。中年后更字昌硕,又作仓硕、仓石。别号苦铁、缶、缶庐、老缶、老苍等。晚号聋、大聋等。七十以后以字行。所居说朴巢、芜园、芜青亭、金钟玉磐山房、篆云轩、癖斯堂、仓石斋、禅轩、破荷亭、去驻随缘室等。浙江安吉县郭吴村人。

  在中国近代艺术史起起落落,大势走下坡路之时,吴昌硕独有力挽狂澜之势,给萎靡的近代艺术史一个惊叹号。薛永年在《世纪革新中的传统派散论》一文中,认为吴昌硕“是明清个性派的卓越殿军,又是本世纪借古开今传统派的开山”。吴昌硕的诗书画印以及绘画理论在中国绘画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其将金石写意入画,带领中国写意画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个人交游和社会活动使他成为海上画派的核心力量和领军人物。在政局动荡新旧交替急剧变化的社会中,吴昌硕“以古为徒”、“以古为新”等思想像一位智慧的老者给我们带来潜移默化的影响。

  君匋艺术院馆藏吴昌硕设色花卉四条屏,为吴昌硕先生59岁所作,作品以牡丹、荷花、桃花、天竹为题材,构图已见其后来典型形式。笔者通过赏析这四条屏,来试着探究先生艺术思想中的“昌古硕今”。

  吴昌硕继承和发展了传统文化及绘画思想中的尊古思想。他一生好古,从小嗜好古诗文,酷爱经史子集,尤喜研讨训话形声。曾与潜园七子在陆心源的“皕宋楼”和“千甓亭”雅集聚会;在杭州拜经学大师俞越为师,从其学习诗文、章和书法;与杨现一起推敲诗词,切磋辞章研习书法;嗜好金石,观遍钟鼎彝器,考释古文奇字,苦临石鼓汉碑;与潘祖荫、吴云、吴大微交往频繁。

  在中国古代绘画思想中,儒家、道家思想常常是并行不悖,相互补充的,尤其是宋代以后,儒道释三家渐趋融合。纵观四条屏的诗文内容,章法布置,分朱布白,处处能够看到吴昌硕深厚的传统文化修养。更有意思的是这四条屏的诗文题跋,细细品味,儒释道家思想跃然于眼前,甚至还有明朝浪漫主义情感的遗风。

  在牡丹图长跋中写道:“灌溉甘露滋银瓶。恶诗一官穷书生,名花欲买力不胜。天香国色画中见,荒园只有寒芜青。换笔更写老梅树,空山月落虬枝横。”描绘的虽然是富贵之花牡丹,但感觉先生醉翁之意不在酒。其题跋:“合移金屋围绣幙”,“灌溉甘露滋银瓶”,百卉低首无人争衡的富贵牡丹是“恶诗一官穷书生”可望不可即的。“名花欲买力不胜”,“荒园只有寒芜青”,从这些诗句中我们似乎可以看到,先生初到上海,生活艰辛,与商贾买办的浮华,形成强烈的落差。但是先生没有就此消沉,反而笔锋一转写道“换笔更写老梅树,空山月落虬枝横”,这是多么豁达遒劲的生命力啊!我想豪放派的边塞诗人也不过如此!

  此牡丹条屏虽没有先生晚年用笔用墨的生猛老辣,但绝对没有轻浮艳丽的柔媚姿态。与其说先生画的是牡丹之形,还不如说先生运的是老梅之笔!老杆运笔水分不多,线条遒劲。画作下半部分左实右虚,上半部分恰好相反,牡丹老叶新芽纵横交错,层层叠叠,密不透风。而左上两撇叶子轻松写出,疏疏朗朗,对比鲜明。

  无论是画面还是诗文题跋,都可以看出传统儒家思想对先生深深的影响。“名花欲买力不胜。天香国色画中见”,寄寓了其安贫乐道、豁达脱通的思想。“恶诗一官穷书生”,“却能守节,豁达忘嗟吁!”。宋以后儒家之道在花鸟画中主要体现的是一种寄寓之道。我想先生“以老梅之气比牡丹之形”不亚于荆浩在《笔法记》中“松如君子之德风”的论述。先生将牡丹这样的世俗之物倾入自己的际遇感受,将其比德,难能可贵!

  道家思想在很长一段时间中被认为是影响中国艺术的主流思想。在吴昌硕身上亦是如此。早时的治学经历和身处乱世的际遇让先生一生还是以儒家入世思想为主,但是道家淡泊名利,追求天性自由的隐逸思想在先生身上也有很多的体现。在这四条屏中我看的更多的是像李白身上“天真浪漫,自由不羁”的神仙思想。例如牡丹条屏中的“昨夜醉梦游赤城,仙人寿我流霞觥。醒来吐向雪色纸,奇葩万朵堆红英”;在天竹条屏中的“更比珊瑚浑不似,变成疑是太湖精……”,似李白酒后吐的诗,有着瑰丽的想象,如梦一般的自由!

  在欣赏这四条屏的时候,如果用一点道家浪漫缥缈的情绪去感受作品的大密大疏,以及淡墨虚入虚出的线条,应该会有新的感受。

  吴昌硕最鲜活、最有生命力的是其在深谙传统思想文化之后,能够不守旧,不泥古,着眼于现世,做到圆融,并展现出勃勃的生机!就像桃花图中的题跋“灼灼桃之花,赪颜如中酒。一开三千年,结实大如斗。”感觉有《诗经》中的朴实真诚,情感饱满热切。其笔下的四条屏也不再是梅兰竹菊,文人小众的文房赏玩,而更符合寻常人家,商贾买办喜爱的题材,更符合大众的通俗审美要求。

  在设色上,吴昌硕喜用大红,浓艳奔放,古艳欲滴,调和了水墨的清高和超脱,西洋红的娇艳和明亮强化了花卉的世俗性,并以其金石的古厚纯正来平衡画面,最终在雅俗之间找到一个很好的平衡。天竹条图和牡丹图就是很好的力证!

  感谢钱老,让大家欣赏到吴昌硕早期精品。也让笔者在近距离赏读作品后,对吴昌硕“昌古硕今”这一点,从思想上作了点梳理。“昌古硕今”,对今天的艺术家仍旧是一个很好的课题和启迪。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特别说明

◎ 广告赞助

◎最新评论
      谈谈您对该文章的看法
      表  情:
      评论内容:
      点击我更换图片
      * 请注意用语文明且合法,谢谢合作 审核后才会显示! Ctrl+回车 可以直接发表

      ◎ 阅读说明READ EXPLANATION

      ☉出处:嘉兴故事         网址:http://www.jiaxing.cc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均由各报章媒体精心收集而来,本站不做任何商业用途。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您想转载此处文章请注明原作者和本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