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热门小镇故事文章推荐

广告赞助商

嘉兴故事 > 小镇故事 > INTRODUCE

远逝与可见--路仲印象(下)

2014-01-07 16:09 作者:吴文君 黄才祥 来源:www.jiaxing.cc 浏览: 我要评论 (条) 字号:

摘要:西大街 南方的小镇和纵横交错的水道一样,原本稠密拥挤,不足为奇。格局也极为雷同,长巷、陋弄、霉花斑杂的白墙、黑瓦层叠的屋顶、积嵌着泥垢的石板街,于我并不陌生。况且,还有西塘、乌镇这些具有世界遗产性质的小镇相隔并不遥远。路仲这个名字,我因此听

  西大街

  南方的小镇和纵横交错的水道一样,原本稠密拥挤,不足为奇。格局也极为雷同,长巷、陋弄、霉花斑杂的白墙、黑瓦层叠的屋顶、积嵌着泥垢的石板街,于我并不陌生。况且,还有西塘、乌镇这些具有世界遗产性质的小镇相隔并不遥远。路仲这个名字,我因此听得并不留心。然而次数多了以后,它渐渐像一个包藏的核,让我起了解开一看的念头。

  在一个显见已废弃了很多年的码头边停下车,隐约看见一段桥面和几间水阁房,以一种堵绝的姿态,静默地伏卧着,无端给了我前去无路的失落。当然还不会像那个爱驱车独游的西晋人物,到了车辙不通的地方就痛哭而返。

  四月底,早晚天气还有点微凉的,不会想到,渟溪的水居然已经浑浊成那样。原因可能就在那几孔粗大的污水管上,断断续续还在往外滴沥着水,灰暗的河面覆盖着细碎的浮萍和垃圾,静静凝固在河道里,不仅毫无水波的灵动,而且源源不断散发出腐蚀的气息,整个小镇就飘扬着这样的气息。歌咏渟溪的“芦花如雪泊船迟,秒水平堤柳蘸丝”的诗句在这时让人喟叹。我将在这里的气息里看见什么,又将印证到什么?

  走到分岔的地方,我看看两边,完全是茫然的,拐向了左边。石板路宽而参差不平,从墙上钉的门牌得知,这条街叫西大街。两旁的房子只有少数仍完好地保持着初建时的旧貌,中国的民居在采光这一点上,跟中国人的秉性本能地对应着,门即使大开着,也是一目了然的幽暗,人的面目跟举止在这样的幽暗里虚浮而模糊。倒是天窗可爱得多,坦然地将屋顶上的阳光折射到墙上,留下几道光影。更多的房子,明显已经过不止一次的整修,每一次整修,都像发生了一次裂变,以跟过去诀别。式样、颜色各不相关的房子,便在门牌号码的连缀下,结成紧密的一个整体。这些街道并不特别空洞,我看到很多孩子,安静地玩着游戏,衣着和声音显示出他们外来的身份,并非在此土生土长。热心回答我疑问的一个老者也是这样告诉我的。他们没有丝毫的喧哗,表现出一种跟年龄不甚相称的老成。看完西大街尽头的德风桥再折回往南,远远望去,只剩下一个小孩,他的身后,是一条毛色淤黑、神态疲惫的老狗。

镇上很多居民还在使用的老灶头。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特别说明

◎ 广告赞助

◎最新评论
      谈谈您对该文章的看法
      表  情:
      评论内容:
      点击我更换图片
      * 请注意用语文明且合法,谢谢合作 审核后才会显示! Ctrl+回车 可以直接发表

      ◎ 阅读说明READ EXPLANATION

      ☉出处:嘉兴故事         网址:http://www.jiaxing.cc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均由各报章媒体精心收集而来,本站不做任何商业用途。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您想转载此处文章请注明原作者和本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