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热门小镇故事文章推荐

广告赞助商

嘉兴故事 > 小镇故事 > INTRODUCE

生小麻溪水一方--说大麻(上)

2014-02-14 15:39 作者:郁震宏 沈永林 来源:www.jiaxing.cc 浏览: 我要评论 (条) 字号:

摘要:对于小孩子来说,中国盛夏的夜晚也许是培植学问最好的启蒙学堂。还是孩子的全祖望就是在这样的夜晚,听他的族母讲胜朝遗事,讲张苍水,一老一少,讲的人不俗,听的人高雅,此情此景,单是想想也令人着迷。恍然觉得,数百年前那个搬着小凳,在盛夏的蒲扇声间

  对于小孩子来说,中国盛夏的夜晚也许是培植学问最好的启蒙学堂。还是孩子的全祖望就是在这样的夜晚,听他的族母讲胜朝遗事,讲张苍水,一老一少,讲的人不俗,听的人高雅,此情此景,单是想想也令人着迷。恍然觉得,数百年前那个搬着小凳,在盛夏的蒲扇声间,去听老人讲故事的孩子,不正像是我么?

  是的,盛夏的夜晚,在早些年的乡村是极有味道的,月亮总是那么的亮,星星也总是那么的多,蒲扇依然是全祖望时代的样子,而我也正是坐在小凳上,懵懵懂懂地度过了现在想来最最风雅的夜晚。那个时候,除了天空,大麻便是我想象里最大的世界,我的村子湘漾里,则是现实中最大的地盘了。村子里早没有“三十里方圆以内的唯一的出色人物兼学问家”的赵太爷,那是一个知识供求严重失衡的年代,即便是老人们唱的童谣,也没有“貍貍斑斑,跳过南山”那样的深奥,有的也不过是“一个星,亮晶晶,两个星,挂油瓶”罢了。偶然,也会有老人讲些聊斋故事,略微起点冷空调的作用,这也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学问了;偶然的偶然,我终于也听到些有关大麻“想当年”的故事,大先生金子久的传奇、二先生金仲林的颟顸、徐家的“三斗三升芝麻官”以及大麻本来属于德清县后来才划入桐乡等等,就在“扑嗒扑嗒”的蒲扇声间植入了我的童年。所谓的“昔闻长者言,掩耳毎不喜”。于我,似乎是并没有的,我颇相信自己就是那些小凳子上唯一喜欢听“想当年”的孩子,尽管没有能做出像全祖望那样的《张公神道碑》来。

  记忆的最初是一幅工笔,越到后来就会慢慢变成大写意,总有一些细节想弄清楚,可惜想再听时,能够讲故事的老人们都已不在了。当自己给孩子讲大麻遗事时,总想努力复原些细节,努力地想讲得更好听一点,孩子是满意了,但这种努力毕竟已经加入了自己的想当然。我常常会问,若干年以后,这会是后人眼中的真实的历史吗?

镇上老宅里的象鼻梁

大麻镇上的老房子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特别说明

◎ 广告赞助

◎最新评论
      谈谈您对该文章的看法
      表  情:
      评论内容:
      点击我更换图片
      * 请注意用语文明且合法,谢谢合作 审核后才会显示! Ctrl+回车 可以直接发表

      ◎ 阅读说明READ EXPLANATION

      ☉出处:嘉兴故事         网址:http://www.jiaxing.cc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均由各报章媒体精心收集而来,本站不做任何商业用途。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您想转载此处文章请注明原作者和本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