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热门小镇故事文章推荐

广告赞助商

嘉兴故事 > 小镇故事 > INTRODUCE

濮家旧院今何在 (三)

2014-08-06 08:53 作者:吴庸之 沈永林 来源:www.jiaxing.cc 浏览: 我要评论 (条) 字号:

摘要:自元武宗至大(1308—1311)年间,濮鑑开四大“牙行”后数十年,“幽湖”这个旧称,几乎已被“永乐”所取代。越来越繁盛的绸业交易,聚集了市镇相当的人气。


古镇濮院倒影

  元代濮院的文学盛会——聚桂文会

  自元武宗至大(1308—1311)年间,濮鑑开四大“牙行”后数十年,“幽湖”这个旧称,几乎已被“永乐”所取代。越来越繁盛的绸业交易,聚集了市镇相当的人气。

  这时,濮鑑已殁。濮家的主人濮允中,年纪也大了,也已无意仕进。他为自己取了一个“乐闲”的晚号,为刚刚新筑的宅院题额“知止室”,种种迹象表明,他要收山了,在江南的这个平静的小镇上,他要好好地享受一下来日无多的晚年了。

  濮乐闲是濮鑑(字明之)的嫡长子,承袭了父亲明之公一边为官一边经营的家传法宝,年轻时,也跟随时代的不二潮流,取了一个“也先不花”的蒙古名字,至顺元年征为两淮盐场转运司令,永乐市集上,凡认得他的人,于是都尊他“濮司令”。某一年的八月,桂花盛开之夜,濮司令宠爱有加的如夫人佛奴端起酒杯祝寿,濮司令想到身后之事,顿觉人生虚无,忽然潸然泪下。濮氏的这几滴眼泪,却让姿色秀丽的佛奴姑娘提前支付了后半生的幸福。濮乐闲殁,佛奴独居尼寺终其洁白之身。

  濮乐闲的长子濮彦仁此时已能独当一面。彦仁,字仲温,在离家不算太远的吴兴做了一阵典市官。白天,在集市上与买卖人打交道,晚上,归读诗书。濮彦仁也算一位出生在富贵人家的读书种子。混了一阵之后,发觉做官实在与自己的性情不合,干脆弃职归里,于是濮家父子两人,乐得在故里逍遥自在。

  当时,东南一带,诗名最盛的当推诸暨杨维祯(字廉夫,号铁崖),铁崖先生的大名,仲温时有所闻,但恨不识荆!他在吴兴做小官的时候,就将自己不成熟的作品寄达杨铁崖,此举既是向前辈请益,也是表白自己的心志,而最重要的,仲温婉转地表白了自己拜师的意向。铁崖先生其时正在云间坐馆,他对这位生于豪富且已经踏进官场仍不忘学问的后生发生了兴趣。正巧,铁崖的朋友,崇福的西溪先生鲍恂(字仲孚)与濮仲温相熟,于是,仲温请西溪先生代为致意,并郑重邀其来幽湖盘桓数日。

  元顺帝至正十年(1350)的春天,杨柳吐翠,上年南迁的燕子又开始陆续飞回幽湖。大地即将转暖。五十五岁的杨铁崖先生自云间适嘉禾,他与嘉禾那位喜古文且尊崇文士的凌太守有旧,盘桓了几日,转道幽湖,授业濮舍。在幽湖,他还要参加濮乐闲发起的一个盛大的诗文聚会。而此时,嘉禾那位好古文的凌太守、铁崖的老相识江浙儒学副提举李祁(字一初)、老友鲍恂、铁崖弟子贝清江的岳丈葛藏之等也早早地来到了幽湖。

  杨铁崖的到来,对于濮院来说,当然是一件文化的盛事。濮家的主人、退隐在家的濮乐闲,能够结识名满天下的杨铁崖,当然深感荣幸。当晚,濮乐闲在他的知止堂上大摆宴席,为铁崖先生洗尘接风。席间,一桌人谈诗论文,宾主尽欢而散。撤宴后,仲温执弟子礼,侍候杨铁崖先生进住濮家位于定泉桥左的桐香室。这桐香室,原是濮乐闲的读书处,室正南挂着濮乐闲自题的室铭:“研经暇即课子,扫榻倦亦留宾。莫叹秋风萧萧,穿林片月如银。” 仲温好古嗜学,弃职还家后又增筑精舍。铁崖先生就此住了下来。从这一天开始,仲温与崇福贝清江一样,正式成为杨铁崖的弟子。铁崖坐馆濮宅桐香室,教授仲温《春秋》,并相与校雠经籍,商论文墨。师徒之间,交谈甚契。而此时,东南一带的文人,正往嘉兴府城西边三十六地的小镇幽湖赶来——濮氏父子操办的聚桂文会,隆重地拉开了序幕。

  因有了“铁雅诗派”领袖杨维祯的号召力,七百年前的这个春天,必将在濮院以至嘉兴的文化史上写上崇隆的一笔。东南一带有文名的读书人五百余人,带着写好的诗文,摩肩接踵,来濮乐闲的家塾,请铁崖先生裁评。铁崖先生谦虚地邀请李一初提举与他一道主持评裁。而这位掌管江浙教育的一初先生,对铁崖的诗文,那是绝对钦佩的,他已经不止一次地公开褒扬过了,他退让一番,主动地作了铁崖先生的副手。夜深的时候,濮氏家塾的一隅,灯火通明,铁崖先生提笔批示,自第一名吴毅以下,一连取了三十人,手腕酸痛了,渥一口茶,漱漱口,见乐闲先生立于一旁,抱拳寒暄道:“濮君,秀在宋为文物之邦啊!至今士多兴于学,身处汹汹集市,亦不乏鸿生硕彦啊!”这壁厢,贝琼的那位岳丈葛藏之与鲍仲孚先生,为了某位士人文卷的高下,已经争得不可开交了,不过,两人看到铁崖先生的批阅,也是一致地点头赞佩。

  诗文编定付梓的那天,乐闲先生又来铁崖先生居室叙谈,看来,这篇《聚桂文会》的序言,铁崖先生是推辞不了的。那就多说几句好话吧,人家的银子也确实靡费不少啊。铁崖先生略一思索,文思泉涌:“嘉禾濮君乐闲为聚桂文会于家塾,东南之士以文卷赴其会者,凡五百余人,所取三十人,自魁名吴毅而下,其文皆足以寿诸梓而传于世也……”掷笔,案头的那一盅上品龙井兀自冒着丝丝的热气,铁崖先生端起,慢慢移至嘴边,一饮而尽。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特别说明

◎ 广告赞助

◎最新评论
      谈谈您对该文章的看法
      表  情:
      评论内容:
      点击我更换图片
      * 请注意用语文明且合法,谢谢合作 审核后才会显示! Ctrl+回车 可以直接发表

      ◎ 阅读说明READ EXPLANATION

      ☉出处:嘉兴故事         网址:http://www.jiaxing.cc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均由各报章媒体精心收集而来,本站不做任何商业用途。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您想转载此处文章请注明原作者和本站出处。